178棋牌游戏官网

    <dir id='58uvr'><del id='58uvr'><del id='58uvr'></del><pre id='58uvr'><pre id='58uvr'><option id='58uvr'><address id='58uvr'></address><bdo id='58uvr'><tr id='58uvr'><acronym id='58uvr'><pre id='58uvr'></pre></acronym><div id='58uvr'></div></tr></bdo></option></pre><small id='58uvr'><address id='58uvr'><u id='58uvr'><legend id='58uvr'><option id='58uvr'><abbr id='58uvr'></abbr><li id='58uvr'><pre id='58uvr'></pre></li></option></legend><select id='58uvr'></select></u></address></small></pre></del><sup id='58uvr'></sup><blockquote id='58uvr'><dt id='58uvr'></dt></blockquote><blockquote id='58uvr'></blockquote></dir><tt id='58uvr'></tt><u id='58uvr'><tt id='58uvr'><form id='58uvr'></form></tt><td id='58uvr'><dt id='58uvr'></dt></td></u>
  1. <code id='58uvr'><i id='58uvr'><q id='58uvr'><legend id='58uvr'><pre id='58uvr'><style id='58uvr'><acronym id='58uvr'><i id='58uvr'><form id='58uvr'><option id='58uvr'><center id='58uvr'></center></option></form></i></acronym></style><tt id='58uvr'></tt></pre></legend></q></i></code><center id='58uvr'></center>

      <dd id='58uvr'></dd>

        <style id='58uvr'></style><sub id='58uvr'><dfn id='58uvr'><abbr id='58uvr'><big id='58uvr'><bdo id='58uvr'></bdo></big></abbr></dfn></sub>
        <dir id='58uvr'></dir>
      1. <small id='qduh4'></small><noframes id='qduh4'>

      2. <tfoot id='qduh4'></tfoot>

          <legend id='qduh4'><style id='qduh4'><dir id='qduh4'><q id='qduh4'></q></dir></style></legend>
          <i id='qduh4'><tr id='qduh4'><dt id='qduh4'><q id='qduh4'><span id='qduh4'><b id='qduh4'><form id='qduh4'><ins id='qduh4'></ins><ul id='qduh4'></ul><sub id='qduh4'></sub></form><legend id='qduh4'></legend><bdo id='qduh4'><pre id='qduh4'><center id='qduh4'></center></pre></bdo></b><th id='qduh4'></th></span></q></dt></tr></i><div id='qduh4'><tfoot id='qduh4'></tfoot><dl id='qduh4'><fieldset id='qduh4'></fieldset></dl></div>

              <bdo id='qduh4'></bdo><ul id='qduh4'></ul>

            1. <small id='vcjux'></small><noframes id='vcjux'>

            2. <tfoot id='vcjux'></tfoot>

                <legend id='vcjux'><style id='vcjux'><dir id='vcjux'><q id='vcjux'></q></dir></style></legend>
                <i id='vcjux'><tr id='vcjux'><dt id='vcjux'><q id='vcjux'><span id='vcjux'><b id='vcjux'><form id='vcjux'><ins id='vcjux'></ins><ul id='vcjux'></ul><sub id='vcjux'></sub></form><legend id='vcjux'></legend><bdo id='vcjux'><pre id='vcjux'><center id='vcjux'></center></pre></bdo></b><th id='vcjux'></th></span></q></dt></tr></i><div id='vcjux'><tfoot id='vcjux'></tfoot><dl id='vcjux'><fieldset id='vcjux'></fieldset></dl></div>

                    <bdo id='vcjux'></bdo><ul id='vcjux'></ul>

                    1. <li id='vcjux'><abbr id='vcjux'></abbr></li>
                    2. 切换到宽版
                      • 10点击
                      • 10回复

                      [耽美百合]【策瑜/权瑜】舒城的快乐时光(3月4日更新至7楼结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楼主  发表于: 2019-02-27 14:10:21
                                      第一章    初遇周瑜
                              当周瑜仰慕孙策之名找上门来时,孙权是懵逼的。
                              那年小小的孙权才八岁,做错了事也有大哥孙策罩着,不过那天却因为踩了母亲最爱的花而在门口罚站,不想却刚好遇上了前来找孙策的周瑜。
                             孙权即使懵逼也不会放过这个可以进屋的机会,他马上转身,推开门,正要跑进去却又怕周瑜跑了似的转头叮嘱一句:“漂亮哥哥你等一下,我进去叫大哥出来。”然后留周瑜在门口就跑了进去。
                             周瑜一头黑线:“漂亮哥哥……”随即又自言自语:“为何是孙策出来而不是我进去呢?真奇怪。”
                             孙策原先见到孙权正要撵他出去免得母亲发现让孙权罚站更久,孙权却道:“大哥,外面有个漂亮哥哥找你。”
                             孙策顿时一头黑线,对孙权说:“权儿,男子是不可以用漂亮……哎你去哪?”话说到一半却发现孙权拉起他就往外面跑不由得问道。
                             孙权拉着孙策一边跑一边说:“漂亮哥哥还在门口等着呢。”然后向孙策解释了一下。原本孙策听到又是一个世家子弟是不打算去的,但当听到孙权说周瑜是慕他之名而来,一下子有了精神,本来是孙权拉着他这伙儿倒便成孙策拖着孙权往门口跑。
                             门口的周瑜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下意识整了整衣襟,却在看见孙策拖着孙权的时候愣住了,他不由得问出声:伯符兄,这是为何?”(古代都是二十岁取字,这里剧情需要,提前了)
                             孙策见到周瑜是不禁脱口而出:“咦?是你?”
                             周瑜听到那声音一惊,仔细看看孙策,才道:“你不是那男女不分的愣头青吗?”
                             “你不是那天我在大街上遇到的女扮男装的美人吗?你现在还装上瘾了?”孙策的声音同时响起,其中还颇有几分调侃之意。
                             孙权看看两人,思索了一下两人话里的意思,恍然大悟:“原来漂亮哥哥就是之前大哥死活要娶回来的媳妇啊。”
                             孙权稚嫩的声音让两人头上同时挂满了黑线。周瑜是因为孙策说的那个“死活要娶回来的媳妇”,孙策则是因为周瑜知道了当初自己说的话,孙策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对权儿那小子那么好了,过河拆桥的家伙!
                      ===============
                      这篇文是楼主自己写的,不过之前以“周瑾”的名字在其他论坛发过,后来转来这里了,周瑾就是林夜子幽,原发自三国JQ研究所,可查证身份。


                      [ 此帖被林夜子幽在2019-03-04 22:09重新编辑 ]
                      9条评分鲜币+115
                      夙沅 鲜币 +10 中篇完结奖励 03-05
                      夙沅 鲜币 +20 中篇完结奖励 03-05
                      夙沅 鲜币 +19 7L更新1910字,1910x0.01=19 03-05
                      夙沅 鲜币 +5 5-6L更新2494字,2494*0.01=25 03-03
                      夙沅 鲜币 +20 5-6L更新2494字,2494*0.01=25 03-03
                      夙沅 鲜币 +8 4L更新758字,758*0.01=8 03-01
                      夙沅 鲜币 +8 主楼-3L更新2834字,2834*0.01=28 02-29
                      夙沅 鲜币 +20 主楼-3L更新2834字,2834*0.01=28 02-29
                      夙沅 鲜币 +5 开文奖励 02-27
                      【版主招聘】新鲜中文网版主招聘专帖福利多多
                       
                      离线 夙沅
                      沙发  发表于: 2019-02-27 22:00:25
                      !这个标签,是要3P的意思么?
                      哈哈哈哈哈哈。。。。。也可以也可以

                      楼主留言:

                      178棋牌游戏官网E……WOYINGGAIZENMEHUIDA……KENENGHAIHUIYOUXIABU,BUGUOXIABUCAIYOUQUANYU,SHANGBUQISHIZHIYOUCEYU……QUANYUZHISHIWEIWEIDE

                      [ 此帖被夙沅在2019-02-27 22:32重新编辑 ]
                      1条评分鲜花+1
                      林夜子幽 鲜花 +1 无言以对~~~~~~ 02-28
                      赞助新鲜,晋级VIP会员(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
                       
                      情起一笑间,仿若似人闲。沅湘倾风雨,夙世诺尘烟。
                      板凳  发表于: 2019-02-28 07:46:56
                                      第二章   初见人事
                              最近孙权郁闷地发现,自从漂亮啊不公瑾哥哥来了之后,阿哥就再也不理自己了,特别是孙权发现在公瑾哥哥来的那一天,阿哥还用一种无比怨念的眼神看着自己,令孙权心中不由得有些揣揣不安。
                             于是孙权决定去找阿哥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孙权去找问门伯自家大哥去哪了,门伯说:“适才见大公子与周家公子出去了。”其实也不用问,孙权心里腹诽着,自家大哥不就是一天到晚跟公瑾哥哥腻着吗?孙权突然没来由地担心自家大哥把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公瑾哥哥带坏了。
                             照着门伯指的方向,孙权急匆匆地跑,似乎他晚到一刻公瑾哥哥就已经被自家老哥带偏了,对于自家老哥那“毁人不倦的功力”,他可是清楚得很。只留下一个目瞪口呆的门伯在喃喃自语:“看来周家公子用处不少啊,就连平日喜爱读书而不喜弓马的二公子也会跑起来超过平时的水准啊……”后来门伯对周瑜更加地恭敬。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却说这边的孙权跑去找周瑜,终于在密林的一处找到了孙策和周瑜。孙权小心翼翼地踮起脚尖,蹑手蹑脚地过去,先要给公瑾哥哥一个不知是惊还是喜的出现。凑得足够近时,孙权听到他们的谈话:
                             “伯符。”
                             “怎么了?”
                             “我想……让你们全家迁去舒城。”
                             “哦。啊?”
                             孙权听到这,心里有掩不住的欢喜。经常听着公瑾哥哥说舒城的美,舒城的桃花,早就想去看看了。孙权还处在YY中,发现孙策那边有了动静,一下子回过神来,抬头透过层层草影望去,却在下一刻震惊地瞪大双眼。
                             “这种事情,你居然这么现在才告诉我,该罚。”
                             孙策的声音过后孙权看见孙策一下子吻住周瑜的唇,发出“啧啧”的声音。孙权不敢再看,扭头按原路轻手轻脚地跑了回去。
                             到了家中,孙权不顾门伯的询问,跑进了自己和孙翎的卧室,趴在床上。将被子拉过来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小脑袋。不一伙儿又掀开被子,看着屋顶发呆。他不是没看过方才的那种场景,当自己还小时,孙权半夜爬起来想去找父亲,却看见父亲和母亲向孙策和周瑜那样交吻着。孙权小小的脑袋费力地思索,抵不住随着黑夜而来的睡意,沉沉睡去。
                             周瑜对吴夫人说了要让他们一家迁去舒城的打算,因为丈夫在外痛揍黄巾,吴夫人自然也担心黄巾贼找上家来,有周家这个世家大族靠着自然也是好的,于是她给孙坚递了一封信,就带着一大家子浩浩荡荡的往舒城迁。
                             到了舒城,从孙策周瑜拜堂成亲啊不,是升堂拜母结为异姓兄弟开始,孙策不拦着周瑜和孙权玩了,所以孙权习惯被周瑜宠着,就连吃饭都是在周瑜靠在怀里吃的。这天早上,孙权习惯性靠进周瑜怀里,却发现周瑜的脖子上有一处红痕,正值夏日,孙权以为是蚊虫叮咬所致,于是捂住周瑜脖子上的红痕一脸不忿地说:“公瑾哥哥房内的蚊虫好生猖狂。”周瑜孙策动作一顿,对视了一眼,双双从脖子红到耳根。
                             “公瑾哥哥的脸怎么这么红?热了吗?权儿给你扇扇。”说完孙权伸出小手使劲给周瑜扇风。
                             “权儿,不用了,哥哥不热。”周瑜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捉住孙权的小手道。
                             一旁的孙策在那愤愤不平:“公瑾,你瞧瞧,这小子眼里就没有我这个哥。”
                             周瑜瞪他一眼:“我不也是权儿的哥哥?”
                             孙策凑到他耳边:“不是嫂子吗?”
                             周瑜的脸更红了,一掌孙策的头从耳边拍开。
                             孙权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他不明白自己的一句话怎么搞出这么多的事情。
                      【新鲜茶馆】三月活动:你一贴,我一票,三月结束就出道
                       
                      3楼 发表于: 2019-02-28 07:41:56
                                      第三章    觊觎
                              从那天吃饭发生的事情过后,有那么几天,孙策见到孙权总是要痛骂他一顿,还说什么周瑜不理他了什么的一大堆,搞得孙权那段时间总是绕着孙策走。
                             中午,孙权乖乖窝在周瑜怀里吃饭,突然想起周瑜房里有蚊子这事。去陪公瑾哥哥睡吧。孙权心里想着,先不能告诉公瑾哥哥,给公瑾哥哥一个惊喜。
                              这天晚上,孙权先问了府里下人,确定孙策独自一人出去了,这才抱着枕头去找周瑜。孙权想给周瑜一个惊喜,就没有点灯自己一人蹑手蹑脚的往周瑜房间走。
                             待接近周瑜的房间,孙权才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怎么下人都不在附近?”孙权轻声自语着。却也没有多想,依旧小心翼翼地往周瑜房门移动。
                             近了,更近了,近到可以看见房中人通过灯光投射到窗纸上的人影。
                             咦?公瑾哥哥房里怎么有第二个人?孙权想着,周围的安静,房里的第二个人影,怎么看都不像是巧合。他狐疑的轻轻走过去,发现房门是虚掩着的,露出一条缝隙正好对着周瑜。孙权还没把头凑过去,突然想到一件事,轻轻一拍脑袋。我知道怎么回事了,孙权想,一定是公瑾哥哥在约会,才把下人遣走的。这么想着孙权突然想看一看是谁把他风华绝代的公瑾哥哥给迷住了。
                             孙权小心翼翼地将脑袋凑过去,却在看到房内的景象大吃一惊。
                             房内的不是什么帅哥美女,而是两个帅哥。阿哥孙策不知什么时候将公瑾哥哥压在床上,吻着周瑜的脖颈。
                             不对不对……孙权显得有些慌乱的倒退一步,扭头悄声跑了。
                              第二天早上,周瑜习惯性地把小孙权抱在怀里吃饭,惹得孙策在一旁不满的嘟嘟嚷嚷:“这小子过得比我还好。公瑾你别这么惯着他啊,小心日后被这小子吃得死死的。。
                              周瑜斜视他:“义兄连自己的亲弟弟也不放过么?权儿还小,瑜不惯着他,莫非义兄惯着他?”
                              孙策一头汗:“公瑾你别想那么多啊,我对你是真心的。”
                              周瑜微微红了脸;“别闹,权儿还在呢。”
                              孙策学着周瑜的语气:“权儿还小。”说着望向孙权。
                              乖乖窝在周瑜怀里没有动的孙权见自家老哥看他,连忙闪着眼睛卖乖,还往周瑜怀里缩了缩。
                              周瑜发现孙权的小动作,嗔怪地看向孙策:“你看你,吓到权儿了。”
                              孙策一听哀嚎着:“公瑾你要相信我呀,我可以发四,我真的不是故意吓权儿的!”说着竖起四根手指。
                              周瑜淡淡地看他一眼,道:“义兄发的是四,不是誓。”
                              “……咦?权儿你故意的吧?”见小把戏被拆穿,孙策无语中余光瞥见还在那闪着眼睛卖乖的孙权,顿时不爽了。
                              孙权假装吓得一哆嗦,又往周瑜怀里缩。这么一缩孙权发现周瑜的脖颈又有一处红痕,总觉得有点眼熟。
                              哦。孙权明白了。这不是昨晚阿哥亲公瑾哥哥的地方吗?孙权心里隐隐有些明白了。但感觉心里有一丝莫名的淡淡的不忿,孙权依着本能搂住周瑜的脖颈,对着阿哥孙策留下的红痕吻了上去。
                              正在斗嘴的两人一愣,孙策不可置信地看向孙权。周瑜尴尬地把挂在脖子上的孙权抱下来,于是好好的一顿顿早饭不欢而散。
                      【原创活动】三月活动:梦想的小剧场
                       
                      4楼 发表于: 2019-03-01 12:06:49
                                      第四章    试探
                              是夜。
                              周瑜没有回府,直接在孙家住下了,也正合孙权的意。
                             孙权在周瑜卧房外的草丛趴着,将小小的身体隐藏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房内周瑜身影投射在窗纸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孙权看见一个颇为熟悉的身影进入了周瑜房内。孙权认出那是自家阿哥,便耐着性子等待。
                             又过了一会,小孙权蹑手蹑脚地向房门摸去。用脚尖轻轻把房门点开一条缝,孙权偷眼向房内望去,却尴尬地发现孙策和周瑜并没有在做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而只是平常的对饮。并且让孙权感到尴尬的并不是这件事,而是他们已经发现了孙权。
                             孙权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低着头走进去。孙策说:“你这小子,做什么呢?小心我……”说着在周瑜看不见的地方挥了挥拳头。
                             孙权向周瑜打了声招呼:“公瑾哥哥。”至于孙策?他还想着孙策说要揍他呢。“权儿。”周瑜回了句,又问:“权儿找我做什么?”
                             孙权一听这句,便再次闪着眼睛卖乖道:“权儿找公瑾哥哥玩。
                             周瑜把孙权搂进怀里,捏捏孙权粉嫩的小脸。嗯,不错手感挺好的。他说:“那权儿要玩什么呢?”
                             孙权小心翼翼地瞄瞄孙策,道:“这个……权儿很困,想回房睡觉了。”
                             孙策一脸欣慰地点点头,带有一种“吾家有子初长成”的笑容开口道:“既然权儿困了,那就回去吧。”
                             孙权点点头,正打算从周瑜怀里钻出来灰溜溜地离去,不想周瑜却把他环得更紧些,一脸责怪地看向孙策:“有你这么做兄长的么?权儿来找我,你把他赶出去?”
                             孙策争辩道:“不是的,权儿困了。”
                             “嗯?”周瑜也不反驳,凝视着孙策,单单一个字,让孙策后背发凉。
                             孙权早慧,感觉到他们之间逐渐降下来的气氛,扭了扭身子,叫道:“公瑾哥哥。”
                             周瑜低头看向孙权:“权儿还困吗?”
                             孙权一惊,像一只受惊的兔子,忙道:“不……不困了。”
                             “那权儿就晚点再回去吧。”
                             “……”孙权仰头望天,哦不,望房顶,暗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古人诚不欺我!
                            那天过后孙权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他宁愿惹阿哥也不能惹恼公瑾哥哥!因为,公瑾哥哥的气场很强大,孙权自己就有所体会,而且,公瑾哥哥一个字就能把阿哥吓得冷汗直出,要是得罪了阿哥,就找公瑾哥哥,哼哼哼,孙权倒是想看看阿哥敢不敢揍自己。孙权顿时感觉自己聪明的不得了。(作者腹诽:你那是阴险的不得了。)
                      2019言情年度TOP10评选活动
                       
                      5楼 发表于: 2019-03-02 12:04:50
                                     第五章    出走
                             这天,孙权实在无聊,趁着阿哥和母亲没注意,偷偷溜出了家门,一头窜进了江边的小树林里。自觉无趣,不知不觉走到一个不认识的地方。这时的天已经黑了,看着漆黑的夜空,孙权突然害怕起来。他怯生生的叫着:“阿哥,公瑾哥哥……公瑾哥哥……”在足有他人高的草丛里窜来窜去。
                             直到出了草丛,看见一片自己根本没见过的树林时,孙权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漆黑的树林与随着黑夜袭来的寒意令他恐惧,孙权忍不住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粗心的孙策在晚饭时才发现孙权不见了,而且还是周瑜提醒他他才知道的。一番商量后,他们决定分头去找,孙策往大街小巷找,周瑜则是向着野外走去。
                             孙策虽然说不再对孙权好了,但毕竟是亲兄弟,他还是很爱护自己这个弟弟的。在他跑遍了所有街,找遍了全部的小巷时,他才意识到,孙权是真的不见了。没办法,孙策一边往家里走,一边把希望寄托在周瑜身上。
                             周瑜直接进了孙权常去的江边小树林里找,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找到了孙权留在一堆沙子上的小鞋印,他就知道自己没有找错。周瑜跟着孙权留下来的若有若无的痕迹找,又走了好一会儿,周瑜听到一点点哭声。他走得更近些,听清了那是孙权的哭声。
                             “呜呜呜……公瑾哥哥……呜呜”周瑜听清这哭声,忍不住大喊了一声:“权儿!”
                             孙权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只觉得如天籁一般。他迟疑地应了一声:“公瑾……哥哥?”
                             周瑜急忙过去,看见孙权仰着头,小脸上还带着泪珠,怯怯地看着他。周瑜只觉得心软了,之前准备的责备的话语也说不出来了,他只是心疼地把孙权捞进怀里,任孙权揪住他的衣襟哭的梨花带雨(?)。
                             周瑜轻轻拍着孙权的背,轻声道:“权儿乖,不怕了,公瑾哥哥带你回家。”
                             孙权闷闷的声音回答他:“嗯,回家。”
                             孙权毕竟还是小孩背回家的时候已经晕晕乎乎的,趴在周瑜的背上睡着了。孙策听说孙权回来了,急忙跑出门来看,在看到睡熟了的孙权时,原本到了嘴边责备的话语也是咽了下去告诉周瑜让他把孙权背到卧室后,自己急急忙忙的去告诉自家母亲。
                              周瑜把孙权背到了卧室,为他盖好被子后转身就要离去,不想发觉衣襟被榻上之人揪着,回身正要掰开孙权的小手时,孙权软软的叫了一声:“公瑾哥哥……”
                              周瑜的动作猛然停下,他望向孙权,好像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碰了一下,眼里是掩不住的温柔。
                              不过这些是孙权无法看见的。他只是又拉了拉周瑜的衣襟,道:“公瑾哥哥……别走……陪陪我……”
                              周瑜轻轻地对他说:“公瑾哥哥不走,就在这里陪着权儿。”一边说,一边像表示似的,脱去外衣在孙权身边躺下。
                              孙权看起来很满足,他原本半睁开的眼睛完全闭上,只不过揪着周瑜里衣的手仍然没有放开。就这样,孙权度过了人生第一次与周瑜同榻而眠的夜晚。
                      【漫客帝国】三月活动:终将成为你
                       
                      6楼 发表于: 2019-03-03 09:08:00
                                      第六章    触碰与再见
                              次日醒来,孙权看着躺在他身边的周瑜,觉得舒城的所有事物都是如此的美好,就像舒城的桃花,就像舒城的……人。
                              轻轻俯下身,孙权将自己的唇,覆上了周瑜的。
                              周瑜的睫毛动了动,好似就要醒来。孙权赶紧躺回自己的被窝。这件事可能会给你带来困扰,那我宁愿自己承担。孙权想。
                              周瑜睁开眼,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看看身边的孙权,听着孙权均匀的呼吸,感受到时光的美好。
                             门吱呀一声,周瑜抬头看去,孙策正轻手轻脚的走进来,见了周瑜醒着,就要说话。
                             “嘘……”周瑜见孙策要说话,连忙把手指放在唇边,轻轻嘘了一声,对孙策轻声说:“权儿还在睡觉,你先出去等我。”
                             孙策显得有些忿忿的看了孙权一眼,撇撇嘴走了出去。
                             周瑜穿戴好,打开门走出去,刚关好门就被孙策按在柱子上,发泄一般的啃咬他的嘴唇,直到尝到一丝腥味,才放开周瑜。
                             周瑜用手背擦了一下唇,看见手背上的丝丝血迹,脸上红了一红,瞪着孙策。却无语地发现孙策一脸委屈地看着他。周瑜顿时一阵恶寒,心里默念着难道不应该是我么不应该是我么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才在孙策委屈的眼神下坚持着不落荒而逃。
                             周瑜被他的眼神盯得发毛,道:“看,看什么……”
                             孙策委屈地说:“你和权弟玩,都不理我……”周瑜再次一阵恶寒,敢情你是吃醋了啊,这么大人了不羞吗不羞吗。
                             周瑜想着想着,嗯,要拿出点气势来,于是他把眼睛一瞪:“伯符,那是你弟弟。”
                             孙策却是不吃这套,他显得很无赖地说:“我不管,公瑾,你今夜要补偿我。”
                             周瑜满头黑线,敷衍道:“好好好……”
                            孙策笑得如同一只偷了腥的狐狸。
                              孙权在周瑜的怀里乖乖的吃早饭,嗅着那淡淡的幽香,孙权高兴,时不时勾起嘴角,笑得无比灿烂。
                              孙策忍不住趁周瑜不注意的时候对孙权握了握拳头。意思是:臭小子你笑得那么开心干什么,小心我揍你。
                              孙权朝孙策吐了吐舌头,又往周瑜怀里蹭蹭。意思是:你来打我呀,有公瑾哥护着我,哼哼。
                              孙策沉默,眼里闪过一丝生气的神色,心想:这臭小子,有公瑾护着他还无法无天了,哼,估计再过几天他就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哥哥了,公瑾只是他嫂子而已,哼哼,不揍他几下我孙策名字就倒过来写!
                              孙权捕捉到了自家老哥眼里那生气的神色,心里那个吓,想着决不能离开公瑾哥哥半步。
                              周瑜则盯着孙策,他看到孙策的一点点动作了。孙策心里发慌,连忙安慰问自家媳妇:“公瑾你看着我干什么呀,怪渗人的。”
                              周瑜哼了一声,他还是记恨孙策早上把他嘴唇咬破这事,害得他被孙权问得特别不好意思。
                              孙策被周瑜这一声哼得一吓,忙使眼色给孙权:臭小子,你跟你公瑾哥哥说什么了?
                              孙权无辜的回了个眼神给自家老哥:为毛神马事都往我这儿推?我也不知道啊。难道说,公瑾哥哥更年期(装作有这个词吧)来了?
                              孙策想了想,为了自己揍孙权的大事,他又回了个眼色:嗯,多半是,以后离你公瑾哥哥远点。
                              还没等到孙权的眼神,一个眼神突然插了进来:谁更年期啊?又离谁远点啊?
                              这俩同心协力(?)腹诽周瑜的兄弟一吓,心道完了。果然,一抬头,发现周瑜锐利的眼神瞪着他们。周瑜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读不懂他们一直在交谈什么呢。
                              周瑜:ᕦ(ò_óˇ)ᕤ
                              孙策&孙权:(°Д°≡°Д°)
                              顶着这种表情双方坚持了几秒,终于孙策孙权败下阵来。
                              孙权灰溜溜地从周瑜怀里钻出来,道:“公瑾哥哥我吃饱了,我去看看翎弟……”说着落荒而逃。
                              孙策愣了愣才发现自己被弟弟抛弃了,正想找个借口离去的时候,周瑜冷冷地开了口:“伯符……”
                              只是叫着孙策的名字,却让孙策后背冷汗涔涔。
                              孙策勉强挤出个笑脸来,连语气都带上了一丝讨好:“公瑾……”
                              周瑜突然哈哈大笑。孙策吓得抬头,心想:难道公瑾疯了???
                              一抬头,看到周瑜那带着揶揄的戏谑表情时,他就知道是自己上当了。
                              揽住周瑜的腰,手掌在腰侧摩挲着,在周瑜耳边轻轻吹气,道:“莫非公瑾明日不想下床了?嗯?”毕竟是朝夕相处的情人,周瑜身上哪里敏感,孙策怎会不知。
                              看着那人的脸慢慢变红,孙策适时地吻上周瑜的耳垂。周瑜抖了一下,正想拒绝孙策,门口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公瑾哥哥你们……”声音戛然而止,显然惊讶至极。
                              周瑜赶紧推开孙策,然后就对上孙权一张惊讶的小脸。他假装若无其事地干咳了两声,然后说:“权儿怎么来了?你不是去看翎儿了吗?”
                              孙权结结巴巴地说:“权……权儿看翎弟还在睡觉,就……就来找公瑾哥哥了。”
                              孙策瞪了孙权一眼,臭小子,坏我好事。
                              孙权看到孙策的眼神,又吓了一跳,道:“权……权儿告退。”
                              周瑜:“嗯。权儿,伯符要欺负你你记得跟我说。”
                              孙策哀嚎着:“公瑾,冤枉啊。”
                              周瑜:“嗯?!”
                              孙策立刻怂了:“是是是,公瑾说得对。”
                      7楼 发表于: 2019-03-04 22:07:39
                                      第七章    擅闯与失父(结局)
                              是夜,孙策在所有人包括孙权都没有发现的情况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了周瑜的卧室。
                              轻轻从窗口翻下,甚至落地时都没有发出太大的动静。看着那个正在读书的背影,孙策感叹,他家公瑾总是那么认真。
                              在孙策蹑手蹑脚地走进周瑜,准备吓周瑜一回时,那个捧着书的背影开口了:“义兄擅闯瑜卧室,想做那梁上君子不成?”
                              好嘛,果然因为今天权儿撞见他们那事生气了。孙策腹诽着,脸上却挂出一个讨好的笑容,谄媚地对周瑜说:“公瑾,策知错了……”
                              周瑜冷冷的声音响起:“义兄错在哪儿了?”
                              孙策低着头,道:“错在我不该精力太旺盛,让权儿撞见,这事不该在白天做,而是应该在晚上做,所以公瑾,要不我们现在来一回?”说到这,孙策抬起头,眼睛亮亮的闪着期待。(莫名想起蒙蒙的星星眼……远处的蒙蒙默默地打了个喷嚏……)
                              周瑜恶寒,怎么世界上有这样厚脸皮的人?!愤愤道:“义兄真是厚脸赛过城墙拐弯。”
                              孙策气死人不偿命地道:“谢谢公瑾的夸奖。”
                              周瑜无耐,下了逐客令:“夜深了,义兄请回吧。”
                              孙策挠挠头,道:“公瑾,为兄近日思来想去,自觉有几个问题未曾理解,特来向公瑾求教,夜里也可抵足而眠。”
                              周瑜道:“瑜这里用具简陋,怕是委屈了义兄,义兄请回吧。”
                              孙策嘿嘿笑:“不委屈,不委屈。能与公瑾抵足而眠,也算不枉此回。”
                              周瑜见那人竟似狗皮膏药般撵也撵不走,无奈,道:“那义兄便在此随瑜读书吧。”
                              周瑜随便丢给了孙策一卷书,便将孙策撇在一旁,自己沉浸在书海里。
                              良久,油尽灯枯,油灯上的火变得飘忽不定了。周瑜揉揉眼睛,正想唤人进来添油,孙策却在一旁捣乱,道:“诶诶诶,公瑾啊,这灯都要灭了,你我就上床……”(睡觉吧)话没说完,就发现周瑜丢过来的茶杯,连忙偏头躲过,又开始哀嚎:“唉!公瑾你谋杀亲夫啊!要不是为夫躲得快,估计就被你给……”看到周瑜杀人般的眼神,孙策乖乖住了嘴。
                              过了一会儿,周瑜看孙策还算老实,遂点了点头,道:“夜已深,该睡觉了。”话音未落,案上的油灯就灭了,卧室陷入黑暗。
                              周瑜无所谓,自顾自的躺上床,拉过被子盖住身体,就要睡觉。不想早上床的孙策突然翻身压在他的身上,鼻息喷洒在周瑜的颈侧。周瑜不自觉扭了扭,睁开眼看着压在他身上的孙策,道:“做……做什么?”
                              孙策眼睛亮亮的,他说:“公瑾,我们来做点运动吧。”
                              周瑜惊愕:“你……”话未出口就被孙策堵上了唇。
                      (以下不适合十八岁以下筒子观看,马赛克屏蔽中……)
                              ……
                                     第二日,孙权早早地蹲在周瑜门口等待。只听门“吱呀”一声,孙权忙站起身,一抬头,看到的不是温文尔雅的公瑾哥哥而是神采奕奕的阿哥。也不愧称为神采奕奕,孙权看到自家老哥脸上简直笑开了花。
                              目光向后移去,看到了精神萎靡不振的公瑾哥哥。小孙权那个吓。是不是公瑾哥哥得了什么病?这么想着,孙权绕过孙策,走到周瑜身边。
                              “公瑾哥哥,你怎么啦?要不要找大夫看一下?”
                              周瑜脸一红,余光不经意瞥见孙权眼里的单纯,脸色更加绯红。心里暗暗感叹了一下孙权的纯洁后,弯腰抱起孙权,道:“权儿乖,公瑾哥哥没事。”
                              小孙权更糊涂了。他愣愣的摸了摸周瑜的嘴唇,道:“公瑾哥哥骗人!阿娘说,嘴唇这么红是……是……”
                               眼见孙权“是”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孙策受不了的大吼:“臭小子!嘴唇不是红的还能是青的不成?给老子下来!”
                               孙权一回头,指着孙策说:“阿哥你也是又……唔唔唔……”话还没说完,孙策抢先上前一步捂住了孙小权的嘴。顺手将他抱开,走到远处好好实现之前发的誓了(不揍孙权名字倒过来念)
                              半晌,孙权捂着脑袋跑回来向周瑜诉苦:“公瑾哥哥呜呜呜……阿哥欺负权儿……”为了显得更可怜点,孙权还使上了必杀绝技:梨花带雨!
                               果不其然,周瑜看见孙权哭那叫一个心疼啊。将小孙权揽进怀里,轻轻拍着背安慰他:“权儿乖,不哭了啊,不哭了。”
                              远处,孙策看着周瑜抱着孙权,心里那叫一个气啊。趴在周瑜怀里的孙权似乎感受到了孙策的目光,抬起头朝孙策做了个鬼脸。
                              在孙权将头埋在周瑜颈窝嗅着清香、吃着豆腐的时候,他突然又发现周瑜脖颈上的红痕。他捂住那个红痕,好奇地问:“公瑾哥哥,现在是冬天,怎么还有蚊子啊?不然你过来跟权儿睡吧!”孙权还不知道,他拥有一个被“闪大”的童年……
                              周瑜一僵,愤恨的瞪了一眼某只“蚊子”,岔开话题道:“走,权儿,去吃早饭。”
                              接下来的日子,孙策也没有再找孙权的茬,不过时不时在晚上翻入周瑜的房间,然后第二天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尴尬。总而言之,这样的日子过得还算是美好。
                              不过孙权不明白,明明那么美好的日子,却总是那么短暂。
                              那年,孙权九岁。
                              吴夫人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孙坚中伏,战死沙场。
                              听到这个消息,孙策整个人都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那个让他从军中回来好好照顾母亲弟弟,在他眼里身影永远高大的父亲,居然会战死。
                              白幔,布满了整个周府。
                               孙权跪在孙坚灵前,低着头,两只眼睛哭得红肿。他想不明白,那个永远为他们遮风挡雨的父亲为什么再也醒不来了。
                              “别哭了。”一个严厉的声音。孙权抬头,看见一向嘻皮笑脸的阿哥面上严肃无比,对他说:“权儿,父亲已经死了,现在我们不能一味哭哭啼啼,而是应该为父亲报仇!当初那种日子,回不去了!”那是孙权唯一几次看到孙策那么严肃,最后一次,是在孙策即将身死向他托孤时。
                              在日后,孙权统领江东,碰到难题时,他总是会不觉想起孙策的这句话“当初那种日子,回不去了”。他也会不禁的喃喃:“是啊,回不去了。”
                              现在,孙权并没有那种感觉,但他也擦干了眼泪,坐正了身子。孙策点点头,眼里露出满意之色。
                              这一刻,命运的齿轮开始缓缓转动。
                      =============
                      于是就这样完结了,文里是有几个历史bug,就当没看见吧……鸡蛋神马的,如今物价飞涨,就不必了吧……
                      8楼 发表于: 2019-03-04 22:10:23
                      唉,突然郁闷地发现,从头到尾都没有多少人看啊……
                      离线 夙沅
                      9楼 发表于: 2019-03-05 10:34:23
                      就完结了?太短了吧!
                      写的挺不错的,就是周瑜有点ooc的感觉,哈哈哈哈哈,感觉好温柔。
                      话说周瑜和孙权差十多岁么?那周瑜死的时候孙权才刚成年?

                      ooc就是人物性格和原著不合。
                      哦,七岁还好,我说呢,感觉刚成年喜欢的人就死的话也太惨了。

                      楼主留言:

                      ooc是神马???不懂耶……
                      差七岁,周瑜死时36岁,孙权就是36-7=29岁

                      [ 此帖被夙沅在2019-03-05 21:50重新编辑 ]
                      情起一笑间,仿若似人闲。沅湘倾风雨,夙世诺尘烟。

                      靠谱的棋牌---首页_Welcome 蓝洞棋牌官网送3金币---首页_Welcome 聚友棋牌官网下载安装-首页 有什么好玩棋牌游戏-Welcome 92水浒传棋牌游戏官网---首页_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