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棋牌游戏官网

    <dir id='dylj1'><del id='dylj1'><del id='dylj1'></del><pre id='dylj1'><pre id='dylj1'><option id='dylj1'><address id='dylj1'></address><bdo id='dylj1'><tr id='dylj1'><acronym id='dylj1'><pre id='dylj1'></pre></acronym><div id='dylj1'></div></tr></bdo></option></pre><small id='dylj1'><address id='dylj1'><u id='dylj1'><legend id='dylj1'><option id='dylj1'><abbr id='dylj1'></abbr><li id='dylj1'><pre id='dylj1'></pre></li></option></legend><select id='dylj1'></select></u></address></small></pre></del><sup id='dylj1'></sup><blockquote id='dylj1'><dt id='dylj1'></dt></blockquote><blockquote id='dylj1'></blockquote></dir><tt id='dylj1'></tt><u id='dylj1'><tt id='dylj1'><form id='dylj1'></form></tt><td id='dylj1'><dt id='dylj1'></dt></td></u>
  1. <code id='dylj1'><i id='dylj1'><q id='dylj1'><legend id='dylj1'><pre id='dylj1'><style id='dylj1'><acronym id='dylj1'><i id='dylj1'><form id='dylj1'><option id='dylj1'><center id='dylj1'></center></option></form></i></acronym></style><tt id='dylj1'></tt></pre></legend></q></i></code><center id='dylj1'></center>

      <dd id='dylj1'></dd>

        <style id='dylj1'></style><sub id='dylj1'><dfn id='dylj1'><abbr id='dylj1'><big id='dylj1'><bdo id='dylj1'></bdo></big></abbr></dfn></sub>
        <dir id='dylj1'></dir>
      1. <tr id='lfznk'><strong id='lfznk'></strong><small id='lfznk'></small><button id='lfznk'></button><li id='lfznk'><noscript id='lfznk'><big id='lfznk'></big><dt id='lfznk'></dt></noscript></li></tr><ol id='lfznk'><option id='lfznk'><table id='lfznk'><blockquote id='lfznk'><tbody id='lfznk'></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lfznk'></u><kbd id='lfznk'><kbd id='lfznk'></kbd></kbd>

        <code id='lfznk'><strong id='lfznk'></strong></code>

        <fieldset id='lfznk'></fieldset>
              <span id='lfznk'></span>

                  <ins id='lfznk'></ins>
                  <acronym id='lfznk'><em id='lfznk'></em><td id='lfznk'><div id='lfznk'></div></td></acronym><address id='lfznk'><big id='lfznk'><big id='lfznk'></big><legend id='lfznk'></legend></big></address>

                  <i id='lfznk'><div id='lfznk'><ins id='lfznk'></ins></div></i>
                  <i id='lfznk'></i>
                1. <dl id='lfznk'></dl>

                    1. <form id='df6a4'></form>
                        <bdo id='df6a4'><sup id='df6a4'><div id='df6a4'><bdo id='df6a4'></bdo></div></sup></bdo>

                          • 切换到宽版
                            • 8点击
                            • 8回复

                            [耽美百合]那天晚上我们所做的梦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楼主  发表于: 2019-03-19 00:35:45
                             那天晚上,我们做了一个梦
                              
                              感觉时间过得好快,自由自在招猫逗狗的暑假分分钟就过去了。一群叽叽喳喳的的学生跟八百辈子没见面似的说个不停,话说怎么就没人和我说说这个暑假我都干嘛去了?唉……
                              “诶,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诶”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生a开始试图引起同伴注意。果然有一个看上去圆嘟嘟的苹果脸女生b马上就接到“什么梦啊,说说呗”女生a一脸神秘“我啊,竟然梦见有一条鱼在跟我说话,它说你看天上的云,都是一些别的生物弄出来的,所以他们像很多东西,而我们鱼就不一样了,天上像鱼不是鱼的东西就是我们做出来的。哇是不是超级奇怪!”女生b 忍不住了“什么嘛,还不如我做的梦呢。”这下女生c这些女生中的头头好像有点感兴趣了,“既然这样,那不如我们都说说做了什么梦吧。”几个女生叽叽喳喳的,自然就有青春期的小男生凑到她们身边,很不幸的是,她们就在我后边,打扰到了我的睡眠。
                              “说起来,我一定是成天看着你这张如花似玉的脸,竟然做了一个和你在一起的梦!”“哈哈好巧好巧”女生d 嬉笑着,还不忘记间接夸一下女生c “我梦见啊,我和你坐在教室,一前一后,对着黑板做了一晚上的题,噫!想起来就可怕!”“哈哈哈”“那还真是哈哈”其他人都笑着,女生c 打趣问“咱们俩谁前谁后啊?”女生d 有点迷糊“好像,你在我前边吧~”女生c 不说话了,她也做了一个梦,教室,两个人,一前一后,黑板上都是数学题,没有老师,很寂静,然后后边的人拿出了一条绳子套在前边人的脖子上,一点一点收紧……
                              终于一个男生插话了,“你那算什么,我和老四还做了同一个梦呢,都吓到我俩了!”男生脸上有点痘印,姑且称作男生a “昨天我做了个特别可怕的梦,我和老四竟然跑到一个恐怖游戏里去了,MMP吓死我了!那满城的丧尸,真吓人,还好我机智给自己梦了个私人基地哈哈。”一旁秀气的男生s 也就是老四一脸腼腆,“啊,真是多亏了你那么会梦”“哈哈什么鬼,还会梦”
                              听着后边叽叽喳喳的声音……
                              其实……我也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一只好大的乌龟,他背如山,头如蛇,看不清四肢,他在愤怒,他被困在了一座牢狱,他吼着什么,一口咬断了黑漆漆看上去就让人感觉很坚硬的铁棒,他愤怒的移动着,露出了被金黄色镣铐扣住的一只前肢,他想挣断,却好像根本挣不开。我听清楚他说的一句话,好像是,当初你们怕我到大陆上摧毁你们的土地将我困在这里,如今……
                              啊,我忘了,但我想不是灭国之恨便是他们伤害了什么人吧。不然他为什么这么愤怒,却又带着浓重的悲伤。
                              这只是一段。
                              转瞬,又一个画面。
                              我似乎是一个人又不是他,我们坐在老式火车上不知道要去哪,我似乎在和什么人说话,四周的人莫名都有种熟悉感。
                              然后突然之间,我又护着谁,我似乎有一个不断涌出水的葫芦,四周很炎热,起码从其中已经变成人干的人身上……就看得出来。他们对我和我身后的人虎视眈眈,可是,为什么呢?我能感觉到,我们在这里是无敌的。
                              后边的声音走了一瞬间的静止,一个声音颤巍巍的说“呐,我们……昨天晚上……怎么都做了一样的……梦!”没有人说话了……
                              似乎,真的是那样,除了个别几个人,其他人的梦都有联系或者根本一样!
                              真的是,恐怖。
                              终于有人问了我“承笙你做了什么奇怪的梦么?或者,和,我们一样的梦?”看着女生d像是要哭出来的脸,我只能说没有,我睡的很死,什么都没做。
                              但是又有什么用呢?
                              高三二班,全班三十一个人,二十四个人的梦像是接龙一样……全部重合!
                              就像有谁再跟他们说‘游戏开始了’

                            插入书签 
                            7条评分鲜币+61鲜花+5
                            夙沅 鲜币 +4 9-10L更新2358字,2358*0.01=24 03-25
                            夙沅 鲜币 +20 9-10L更新2358字,2358*0.01=24 03-25
                            夙沅 鲜币 +9 4L更新936字,936*0.01=9 03-23
                            夙沅 鲜币 +9 1L更新940字,940*0.01=9 03-20
                            月謧 鲜花 +5 有意思 03-20
                            夙沅 鲜币 +14 主楼更新1392字,1392*0.01=14 03-19
                            夙沅 鲜币 +5 开文奖励~ 03-19
                            【版主招聘】新鲜中文网版主招聘专帖福利多多
                             
                            沙发  发表于: 2019-03-20 02:40:58
                            “哈喽~同学们晚上好,这里是筑梦世间,我是你们的讲师梦奇~”

                            奇怪的人,怎么会出现再我的梦里,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这是教室?打量四周,熟悉的同学,二十四个人,低着头看不清神色,不知道是谁,二十四?除了我还有谁隐瞒了么。座位不一样,但是……黑板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数学题,这个是……

                            “那么开始喽~”突然之间地面开始塌陷,我们似乎开始向什么地方陷下去,挣扎着看了一眼,还有几个人,再原地……

                            女生c‘我后边,是d!’c很聪明,从她再女生中的地位就能看出来,她有些紧张的握紧手中的东西,她决定了,如果……

                            女生d‘为什么会这样?!不我早就该明白了!今天不是都有预兆了么?!那,那我前面是,是c!对,对了,c会有办法的!会的’“前,前边是小c吗?”女生c 尽量平稳声音“是啊,是d吧”
                            “啊!c真是你,呜呜,好可怕啊呜呜”女生d不停地哭,女生c 有些不耐“别哭了!”女生c 被吓的一下子停下了哭,直愣愣的盯着前边的人,那个梦,那个梦,啊对了!她想起来了!c 有刀她会杀了自己!她一定在想着如何杀我!我……要活,要活!突然脚边出现一条很粗的麻绳,这个能杀了她……吧……

                            她悄悄地,将手伸了过去。

                            噗呲

                            “你,为什么……”女生c 真的好想哭啊。“文婷姐,好好活着哦,我看的,小说,这可是很重要的,道具呢”方文婷看着伸过来的手,手上拿着一条麻绳,那个女生d 笑的灿烂,嘴角一条浅淡的红色,她的胸口一把匕首,明晃晃的扎在那里……

                            “哇⊙⊙!这么快就结束了啊~恭喜你啦方文婷欢迎进入下一关~”

                            方文婷什么都感受不到,第一次感受那种匕首刺进人身体的感觉,恶心,湿腻,让她想吐,她吐了,吐着哭了,女生d 跟懦弱,没她就在班级里混不下去的那种,所以她也习惯了女生d 讨好她,她叫她文婷姐,她也从没在意过,女生d 叫什么呢?她叫什么呢?!

                            方文婷痛苦的捏紧手中的麻绳,女生d的名字,她不记得了,样子,有些模糊,声音……d是男是女?谁,是d?

                            “啊啦啦,我好像没有说呢~”那个奇怪的人突然出现在方文婷的面前,她就这么低下头俯视着脚边蜷缩着的人“这里不是梦哦~虽然你们应该也猜出来了吧~而且呢,在这里死掉的人会彻底彻底的消失呢!永远永远无论过去未来不存在于任何人心中,这个世界都不在有她的痕迹!哇想想都有些小激动呢(/≧▽≦)/~┴┴ ”那个奇怪的人激动的扭动着身体,愉悦的声音,听着就让人止不住的发颤。

                            方文婷傻傻的抬头,这个人是个女人,看不清面容,啊能看到一点,红色的夸张的红色的嘴唇,这个人在说什么呢,她说的是中文吗?方文婷脑海中一片空白,似乎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姿势还攥着一条麻绳?诶?脸上凉凉的,哭了?什么时候?这个人谁啊,这么讨厌叽叽喳喳个没完!

                            “啊咧?已经都忘了吗?”女人似乎注意到她了,她大红色的嘴唇上扬诡异的笑了,“宝贝,明天见哦~”

                            方文婷,睡的好香啊,什么都没梦到呢。
                            【版主招聘】新鲜中文网版主招聘专帖福利多多
                             
                            在线 月謧
                            板凳  发表于: 2019-03-20 10:54:07
                            呕吼很有意思的感觉,期待,就是abcd好难哦
                            [ 此帖被月謧在2019-03-20 11:09重新编辑 ]
                            【体育专区】三月活动:奥运知识
                             
                            离线 夙沅
                            3楼 发表于: 2019-03-20 19:13:13
                            竟然是无限游戏?看第一章我以为是末日预言呢。神奇!
                            就是感觉分不清谁是谁?感觉ABCD还不如用眼睛,辫子,花裙子之类的,比较容易记。

                            楼主留言:

                            emmmZHEIGEQISHIBUSHIWUXIANYOUXI,WUQISHIZHEIWANYIYOUDIANSHENQI

                            新鲜第三届下载区补番活动
                             
                            情起一笑间,仿若似人闲。沅湘倾风雨,夙世诺尘烟。
                            4楼 发表于: 2019-03-22 19:11:55
                            “怎么回事!他们人呢?!”男生a揉了揉眼睛,扯着男生s的袖子“涛,涛子不会吧?”男生s徐涛秀气的脸上此时也是青白可怖,“别急,小强冷静。”“哈麻批的别叫老子小强!”徐涛也是很无奈啊,“祝强大哥请你冷静!”男生a祝强脸微红,“好嘛……”

                            徐涛静默的观察四周,除了他和小强还有四个人在教室里,看不清脸,低着头,其中一个有些微胖看上去倒像是李轩,如果白天里说的那些梦都要变成真的,或者他们进入梦里……

                            “小强咱们可能有麻烦了。”祝强表示虽然时候地点都不对,但是好想把这货按地上摩擦!“废话,不就是噩梦成真了么!”徐涛微低下头,两指推了推眼镜,“傻子”“嗯?”“没事,那边那个应该是李轩了。”祝强奇怪的看着那个人“他怎么一点动作没有?”徐涛想了想

                            “我们,来做个假设。”

                            “白天里说梦境有联系的一共23人,进来的时候我注意了一下,一共25人,所以咱们班有两个人在说谎,或者,有其他什么的两个人。”

                            “诶?你还记得人数啊?”“……那么诡异的事,当然会在意一下。”

                            “再来,虽说咱们的梦境都或多或少都有联系,但还是有不同的,方文婷和付敏两个人的梦几乎可以说是一样的,咱们两个的梦也可以说是一样的,但又不同。”

                            祝强被绕蒙了,果然他还是不适合动脑“……什么不同”

                            “咱们梦到的是什么?”“丧尸围城?”徐涛揉了揉祝强一头毛茸茸的发茬,“是私人基地,你的。”“诶?好像是吧?”“丧尸围城,是李轩和另外几个人的梦……”眯起眼睛看着周围几个一动不动的轮廓,“我们,应该是要等他们回来或者……才能开始我们的副本。”“副本?”徐涛笑了“这不是一场很好的游戏么?”

                            教室的讲台上,女人撑住桌面,露出愉悦的笑“嗯哼哼~果然,这个小孩很有趣呢~啊另一个孩子也不错~”“嘛~不过,还是我们幽幽最棒了~”艳红的舌尖缓缓的舔过唇瓣,像是在回味什么味道不错的美食一样,女人享受的眯起眸子,“啊~真不错~”

                            另一边,李轩和同宿舍的几个哥们和一个女孩子一起被困在一个超市里,外面哀嚎的丧尸哐哐的撞着铁门……

                            “轩哥怎么办啊,我不想死啊”一个脸上带着雀斑瘦瘦小小的男孩哭丧着脸,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李轩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个人都知肯定不正常,噩梦成真了什么的!这不是穿越到游戏里就是那样的吧!那种恐怖小说!但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啊!一个高中生能有什么办法?!

                            脑子里乱糟糟的,“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有异能的话,就好了。”唯一一个女生怯生生的说道。她在班里的存在感很低,低到什么程度呢,就是即使上课点名点到她老师都会忘记名字的那种。不过这次,她的存在感不低了,男生小e默默地伸出手,一撮小小的火焰在手心燃烧,“我梦见,我能掌控火……”小e的话让李轩想起了什么,他拼命回忆他都梦到了什么,丧尸,超市,和一个女人……
                            【体育专区】三月活动:奥运知识
                             
                            5楼 发表于: 2019-03-23 22:11:54
                            女生小e也就是苏初静摊开手,一撮小小的火苗发出微弱的暖光,李轩看了她一会,“你还梦见了什么?不如好好回忆一下。还有你们也回忆回忆,没准我们的生机就看你们的梦了。”李轩等着他们说话,他搓了搓手,他的梦说不上好,起码结局并不是很好。

                                “我……”同宿舍的那个瘦瘦小小的男孩宋邹努力回想了一下,“我记不太清了,不过我记得我一直在飞!”他有些激动,如果他梦到他一直在飞那他是不是就可以飞起来了!李轩揉了揉他的杂毛“很好。”

                                “……呼”淡淡的烟草气味飘过来,这时李轩好像才注意到这个人一样,“我说,宋邹别太高兴了。”李从风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烟草让他的情绪异常平静,李轩皱眉看他想说什么,结果李从风只是看了他们一眼,“我也做了梦,如果梦境成真”

                                “我们都要死。”

                                李从风很冷静,他做的梦很简单,从头到尾跟着一群模糊不清的人到处蹲阴魂不散的丧尸。直到到了这个超市那些人才逐渐清晰,也可能是这个原因,他似乎进来的比他们要早。

                                他突然就出现在一个逼仄的暗道里,就在不明所以的时候一抬头就和一张腐烂的脸来个面对面的接触,很可怕,他觉得他要死了,身后一个人一把拉住他向后扯,他呆愣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个人低声斥责他的声音让他回过神,刚想要道谢,看见那个人的时候一句谢谢梗在喉咙怎么也说不出来。

                                这种情况很诡异,从他看到那个救了他的生物开始,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那个诡异的生物应该是个人,但是他看不清他的脸,他的脸就像是黑洞一样,身体模糊的就像不是一个纬度的生物,而那个生物触碰他的时候他却能清晰的感觉到人类的温度和触感,这种感觉甚至比丧尸更让他毛骨悚然。随着冗长的暗道到了尽头,耳边丧尸的吼叫也越来越清晰,他们从暗道出去后又看到了六七个模糊不清的黑影,“我在做梦吧……”“我也希望是做梦啊!这也太吓人了!”其中一个黑影咋咋呼呼的吼着,李从风浑身一抖,脚步控制不住的跟着他们,就像是提线木偶跟着这些模样渐渐清晰的黑影从不知何处的暗道不知跑过城市的多少巷角,看见多少可怕的场景。

                                最可怕的,他感觉到这个一开始模糊的世界越来越清晰,那几个人他越看越眼熟,而且他开始会饿,会痛,会想去厕所……

                               “李轩……”终于有一天他能看到那个拉他一把的模糊的生物终于变成了他熟悉的人李轩,他听着李轩说“那里有个超市我们进去看看。”然后带着越来越清晰的剩下的几个人包括他进了超市,直到进了超市,那些人就像是注入了灵魂一样,终于……是人了……

                                “你瞎说什么!”苏初静联想看过的小说惊恐的高声叫了出来,引得超市外的丧尸更加兴奋,卷帘门被撞得哐哐作响,“快把门堵上!”李轩让几个兄弟推了铁架子上去堵门,也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

                                 这里除了李从风和一个女生,剩下都是李轩同宿舍的兄弟。虽然是同班,但是李轩不是很了解这个李从风,此刻听李从风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下说他们都会死,当下就想揍他一顿。这种情况下他们本身都很惊恐了,这个人还若无其事的给他们判了死刑,不是找揍呢么?

                                “我只是说了我梦到的事实而已。”李从风随手从货架上拿了一包乐事就开始吃,“你竟然还有心情吃东西。”王子虽然也不满李从风的话,不过他们两个平时关系还算挺好的,“苏初静你冷静一下,李从风梦到的不一定会实现。”苏初静看着手上的火苗“梦境成真了……”

                                苏初静的意思他们都明白,“那就是说我们死定了?”宋邹控制不住自己开始哭,他胆子小,甚至被嘲笑过比女孩子还娇气,但是他害怕啊!“啧,娇气包别哭了!李从风你神经了?!”李从风打在宋邹的脸上,声音在空荡的超市还有回音,“我只是说了我的梦,让你们别高兴的太早,不代表就这么快死了,明白么?”宋邹有些丢脸的缩了缩肩膀,李轩看他们差不多了,“与其说什么时候死,不如现在都回忆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生路。”他瞪了一眼李从风,这作妖的人又开了一瓶饮料开始没心没肺的喝。

                                “我做的梦最后跟你们一起在超市等他们进来吃了我们。”李从风耸耸肩“但是我没梦到你们还有超能力,所以按照我的梦我们都会死,但是如果是你们中有人梦到过生路,没准我们就活下去了。”李轩靠坐在离收银台有段距离的货架边,吃了一块巧克力,“我梦到一个女人……”
                            【漫客帝国】三月活动:终将成为你
                             
                            6楼 发表于: 2019-03-25 04:22:25
                            ?    “承笙啊……”
                                “承笙!”
                                “小承笙~”
                                “承笙……再见……”

                                有一个声音他总是叫着我的名字,欢乐的悲伤的,听见他快乐我也快乐,听见他悲伤我也悲伤,听见他说再见……我很不甘。

                                “放开我!你们这群垃圾放开我!”大乌龟愤怒的狂吼,铁链被他挣脱的动作带的铮铮作响。“放开我……放我出去……”没有人回应他,梦中他无法挣脱的铁链也终于看清了,那铁链穿过他的前肢,带出一段锈红色的血迹,那血迹层层叠叠,就像他的伤口不断撕裂。“放开我……我要去救他……放开我啊,啊……”大乌龟的抽泣声沉闷,在山洞里回响……

                                很痛吧,陆承笙这样想着,忍不住轻轻的摸了摸大乌龟受伤的前肢,他的手碰到乌龟的一瞬间更加明白对于这个乌龟而言,对于他而言,这个空旷偌大的山洞对于这只乌龟是多么逼仄,他的手覆在大乌龟的伤口上甚至遮不住千分之一,梦中的铁链也像是巨树的树干,这只大乌龟,很痛吧。“有人吗?!”大乌龟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又激动的挣扎起来,陆承笙一惊连忙后退,本以为要死在大乌龟的大掌下了,没想到却是一瞬退到了洞口。

                                洞内传来大乌龟的声音,他急吼吼的声音慢慢的越来越远。“这是?”洞口处一阵微妙的波动,洞内的深处传来阵阵沉闷的轰隆声,他面色平静的走了进去。

                                看上去大乌龟似乎变得更大了,他不在挣扎,偶尔的挪动庞大的身躯,就是轰隆的一阵巨响,陆承笙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就是想摸摸他。

                                那根生了锈的铁链似乎很久没有被移动过,在靠近大乌龟嘴边的位置一处咬痕不深不浅的横在那里。越走越近,除了那裂痕处什么也看不到了,他伸出手摸了摸近在咫尺的铁链,嗒的一声,这根铁链断了……

                                “救……谁……?”大乌龟缓缓抬头,如一座巨山缓缓站起。

                                陆承笙不知怎么做的突然出现在大乌龟的头上,这只乌龟又长大了些,他向上伸手就能触碰到洞顶,洞顶闪过一圈圈金色的纹路,形成神秘的图案,脚下的大乌龟烦躁不安的动作,他想了一会,顺着自己的心摸了摸大乌龟的头,大乌龟有些茫然的四处看了看,然后趴在了地上。

                                洞顶泛起的金色纹路在陆承笙触碰到的瞬间从洞顶脱落,绕着身下的乌龟转了几圈进入了乌龟的身体,陆承笙看着脚下的乌龟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一头小象般大小,他跳了下去,捧着早已昏迷的乌龟的头,认真的看了一会,越发觉得这只乌龟长了青蛇的头,表皮滑溜溜的,闭着眼睛的时候更像是蛇,有些莫名的优雅。

                                “这是玄武么?”陆承笙搓了一会乌龟的头,越搓越上瘾。

                                “唔……”乌龟好像梦到了什么委屈的哼唧了一会,睁开了眼睛,深蓝色的眼睛深处映照着陆承笙的身影,“主人……”
                            1条评分鲜花+1
                            夙沅 鲜花 +1 主角怎么感觉在讨论里没有存在感啊.... 03-25
                            7楼 发表于: 2019-03-27 04:50:58
                            唔,可能现在说设定有点晚,主角是陆承笙和秦幽,乌龟在陆承笙的梦里出现,其实是我做的很多梦的延续,也会有更改,一开始我是觉得想把玄武写成秦幽的,但是写一半感觉不太对,然后就变成了玄武和陆承笙是主从关系,秦幽这个人物其实很缥缈前期只能在玄武的话中和那个讲台上的女人口中出现,玄武一直说想要救的人就是秦幽。
                            然后这个小说不会像单元剧或者无限流小说那种,是不同人物在同一时间经历的不同的事,有时候会很混乱,然后现在是这一半的人和主角这些会平安度过第一夜的人的开始故事。
                            然后剩下的大约十三个人会一起进入另一个全灭的故事,唔我想先讲这个故事,因为这个故事我梦过很多次,非常恐怖……
                            1条评分鲜花+1
                            夙沅 鲜花 +1 感觉进入主线有点慢,慢热虽然也不错,不过现在很多读者都不太有耐心。 前天 20:00
                            8楼 发表于: 2019-04-01 03:37:52
                            “一拜天地!”

                            彻响的唢呐声回荡在浓重的黑色里,飒飒作响的柳条汲取着仅有的月色,浅淡的荧光。

                            “二拜高堂!”

                            那深红砖砌的大院人影幢幢却无人私语,唯有一声高过一声的誓词伴着唢呐,回荡在漆黑的夜色中。

                            “夫妻对拜!”

                            穿着大红喜服,蒙着大红盖头的新娘,动作僵硬的转身对着同样僵硬的新郎深深一拜。

                            “礼成!”

                            随着这一声,那唢呐陡然一转,喜乐变调,高昂刺耳,那穿着大红喜服的一双人儿啊,就那么对着倒了下去。

                            “这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瑟缩颤抖的小声嘀咕,“嘘……”一双手突然拉了她向后院走,满宅子唯一的一点光亮,在后院那偏角的一个屋子幽幽亮着。

                            她控制不住的颤抖着身子向那唯一暖黄色的光线走去,这地方太诡异了,恁大地一个月亮,却给不了这宅子一点该有的光亮,正对下的那拜天地的喜堂人影幢幢却看不清任何人该有的模样,只留着惨白的光洒的四角光亮。

                            随着吱呦的门响,几张熟悉的脸直愣愣的冲击着她的眼球,那些人都穿着大红的喜服,女生头上的盖头向后翻了一半,男生衣服下摆里透着的裤脚带着泛黄的枯土。

                            “潘枝桦,今晚,该你了。”

                            她转过身看那个关了门的男人,身量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却看不清脸,只是声音身形异常熟悉。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她此时感受到的,只有那浓重的危机感。

                            (这是,怎么回事?)她心里打着鼓,那个男人慢慢走向她,那熟悉感越来越重,“刘向?”她不确定的问了一句,也带着些期望,那个男人的脸越来越清晰,然后她看到了她男朋友的脸。

                            刘向面色铁青,没有丝毫人色,只有那异常通红的大红嘴唇一张一合,他边靠近潘枝桦边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了一套大红的喜服,面无表情的脸上,只看到一滴眼泪顺着左眼角滑落。

                            “潘枝桦啊,就剩咱们俩了,今儿个过去,明儿个夜里咱就要拜天地了,这喜服你先试试合不合身,走了也好好看点。”铁青的脸说着不知在动什么情的话,她控制不住的拿起喜服就当着他的面换上了。

                            “这天一亮……”

                            “这天一黑……”

                            “咱们可就……再也出不去了!”

                            靠谱的棋牌---首页_Welcome 蓝洞棋牌官网送3金币---首页_Welcome 聚友棋牌官网下载安装-首页 有什么好玩棋牌游戏-Welcome 92水浒传棋牌游戏官网---首页_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