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棋牌游戏官网

  • <tr id='t15yi'><strong id='t15yi'></strong><small id='t15yi'></small><button id='t15yi'></button><li id='t15yi'><noscript id='t15yi'><big id='t15yi'></big><dt id='t15yi'></dt></noscript></li></tr><ol id='t15yi'><option id='t15yi'><table id='t15yi'><blockquote id='t15yi'><tbody id='t15y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15yi'></u><kbd id='t15yi'><kbd id='t15yi'></kbd></kbd>

    <code id='t15yi'><strong id='t15yi'></strong></code>

    <fieldset id='t15yi'></fieldset>
          <span id='t15yi'></span>

              <ins id='t15yi'></ins>
              <acronym id='t15yi'><em id='t15yi'></em><td id='t15yi'><div id='t15yi'></div></td></acronym><address id='t15yi'><big id='t15yi'><big id='t15yi'></big><legend id='t15yi'></legend></big></address>

              <i id='t15yi'><div id='t15yi'><ins id='t15yi'></ins></div></i>
              <i id='t15yi'></i>
            1. <dl id='t15yi'></dl>
                  <dir id='j3e6x'><del id='j3e6x'><del id='j3e6x'></del><pre id='j3e6x'><pre id='j3e6x'><option id='j3e6x'><address id='j3e6x'></address><bdo id='j3e6x'><tr id='j3e6x'><acronym id='j3e6x'><pre id='j3e6x'></pre></acronym><div id='j3e6x'></div></tr></bdo></option></pre><small id='j3e6x'><address id='j3e6x'><u id='j3e6x'><legend id='j3e6x'><option id='j3e6x'><abbr id='j3e6x'></abbr><li id='j3e6x'><pre id='j3e6x'></pre></li></option></legend><select id='j3e6x'></select></u></address></small></pre></del><sup id='j3e6x'></sup><blockquote id='j3e6x'><dt id='j3e6x'></dt></blockquote><blockquote id='j3e6x'></blockquote></dir><tt id='j3e6x'></tt><u id='j3e6x'><tt id='j3e6x'><form id='j3e6x'></form></tt><td id='j3e6x'><dt id='j3e6x'></dt></td></u>
                1. <code id='j3e6x'><i id='j3e6x'><q id='j3e6x'><legend id='j3e6x'><pre id='j3e6x'><style id='j3e6x'><acronym id='j3e6x'><i id='j3e6x'><form id='j3e6x'><option id='j3e6x'><center id='j3e6x'></center></option></form></i></acronym></style><tt id='j3e6x'></tt></pre></legend></q></i></code><center id='j3e6x'></center>

                    <dd id='j3e6x'></dd>

                      <style id='j3e6x'></style><sub id='j3e6x'><dfn id='j3e6x'><abbr id='j3e6x'><big id='j3e6x'><bdo id='j3e6x'></bdo></big></abbr></dfn></sub>
                      <dir id='j3e6x'></dir>

                      1. <form id='598r3'></form>
                          <bdo id='598r3'><sup id='598r3'><div id='598r3'><bdo id='598r3'></bdo></div></sup></bdo>

                            • 切换到宽版
                              • 0点击
                              • 0回复

                              [历史文化]【历史】竹林七贤与酒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楼主  发表于: 2019-03-19 23:00:23
                              (上)

                              酒中念幽人,守故弥终始。但当体七弦,寄心在知己。

                              ———嵇康《酒会诗》

                              一旦提起“名士”这个词,首先令人想到魏晋。在魏晋之前的秦汉,人们似乎通常还是比较朴实的,也比较遵循礼法;而在魏晋之后的人们,行为举止偶有放纵任诞的时候,便称自己是追溯“魏晋风骨”了。鲁迅先生在任中山大学教授的时候做过一篇演讲,叫《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他说魏晋的名士之所以与后来的不同,盖因“嵇康阮籍的纵酒,是也能做文章的,后来到东晋,空谈和饮酒的遗风还在,而万言的大文如嵇阮之作,却没有了。”因此大约可以认为,魏晋名士先是“名士”,然后才是“饮酒的名士”。


                              而魏晋名士之中,首先令人想到的便是“竹林七贤”。《世说新语·任诞》中记载了许多竹林七贤的逸事,有些是来源于历史的,有些也许是来源于野史,虽然看上去行为奇怪,但仔细想来,确乎是这几位先生能做出来的事情。“竹林七贤”的称呼,最早见于《晋书·嵇康传》,是说当时同嵇康交游的几位朋友:“所与神交者惟陈留阮籍、河内山涛,豫其流者河内向秀、沛国刘伶、籍兄子咸、琅琊王戎,遂为竹林之游,世所谓竹林七贤也。”有好事者考证说当时交游的人不止七位,所交游的地方也不是竹林,而是墓砖壁画上的树林———这未免就有些过分拘泥了。


                              嵇康可以说是竹林七贤的精神领袖、活动组织者,或者说是“竹林七贤”成为一个概括称呼的缘由。嵇康不是竹林七贤中酒名最胜的名士,但他也作过《酒赋》,虽然文章已经亡佚了,仅存名目流传下来。现在能看到的“嵇康《酒赋》”,是以孤鸿子与客人对饮讨论酒史与酒名为主题的一篇文章,从文风和内容上来推测,无疑是后人伪作。嵇康写饮酒而流传下来的文字,有一篇《酒会诗》:“临川献清酤,微歌发皓齿。素琴挥雅操,清声随风起。斯会岂不乐,恨无东野子。酒中念幽人,守故弥终始。但当体七弦,寄心在知己。”这是嵇康与友人宴饮时的记述,清新高雅,不是俗世的烂醉无益。历史上记载嵇康酒后形容、体量十分优雅,《世说新语》中说嵇康醉后“傀俄若玉山之将崩”,即使醉酒也保持着一种巍峨的气势与风度。


                              嵇康同余下六位友人交游,主要是在山林泉水之间吟唱、弹琴、饮酒。在当时,名士的隐逸还不像后来唐代的孟浩然那样,是为了“终南捷径”;也不像宋代的隐士林逋那样,纯粹是心如止水、无意红尘。魏晋名士的隐逸,其主要目的是避祸。在魏晋易代的时候,诸侯门阀混战无休,就连最高统治者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随时随地就易帜换朝,倘若一个不慎、投错了门路,必然就会落得被下一位夺权者清洗的下场。世事无常,因此名士唯有啸聚山林饮酒谈诗,寻一个世外桃源隐遁避世,才能暂全此身。但很不幸的是,嵇康的运气非常不好:他早年求仙问道不成,又被钟会嫉恨,最终被听信谗言的文帝杀害;他所寄托知己之心的七弦琴,也落得了一个“广陵散于今绝矣”的悲凉结局。


                              而在竹林七贤中,最富酒名的莫过于刘伶与阮籍。历史上记载刘伶“身长六尺,容貌甚陋”,又矮又丑,与风度翩翩的“名士”看上去似乎沾不上边;但他“虽陶兀昏放,而机应不差”,尽管喝起酒来放纵不羁,但实际上是一个颇有高才的人。刘伶对饮酒的态度是连生死都可以置之度外的,他坐在车上饮酒,就让一个侍从在后面拿着铲子跟着,吩咐说:“死便埋我”———倘若是饮酒而死,那这一生也就算活够本了。刘伶为酒写过《酒德颂》,将饮酒之人称为顶天立地的“大人先生”,与俗世之间的“贵介公子、缙绅处士”之流可以说有天壤之别。刘伶说饮酒可以使人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因而从世俗的生活中升华出来,看到宇宙万物的真理。《世说新语》中写刘伶放荡不羁的事情很多,大部分是根据《晋书》的记载来写的。刘伶这个人,即使不做任何的艺术加工,也足以成为一个特立独行的艺术形象了。


                              而阮籍与刘伶的好酒又略有不同。刘伶出生平民,而阮籍出身在没落的贵族世家,这在现代社会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差别,但在魏晋时期则是相当不同的。因此阮籍在年轻的时候,颇有一番济世的宏图志向,而且他也的确两次出仕做了官;只是因为在仕途中看到太多无力改变的丑恶,才不得已转向了辞官归隐、饮酒谈诗以求自保的退路。《晋书》中说“籍本有济世志,属魏、晋之际,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籍由是不与世事,遂酣饮为常”,一句“名士少有全者”,包含了多少名动天下的才能之人死在乱世之中的血泪,而阮籍不幸生于此时,他的才华便不可避免地要被埋没了。阮籍是一个志气宏放、任性不羁,又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他有《咏怀》八十余首,时人都称赞他的文才;而他又非常高傲,对于看不上的人绝不惮于翻白眼。他喝了酒以后时常独自驾车出行,走到山林之间人迹罕至、无路可走的时候,便痛哭流涕、赶车回家。世间行路的艰难,对于阮籍而言是一种深切的痛苦;所以《世说新语》中讲“阮籍胸中垒块,故须酒浇之”,是非常了解阮籍的。


                              阮籍有才华而又出身贵族,因此帝王、门阀都很重视他,纷纷试图拉拢。但阮籍自保的方法便是饮酒。先是晋文帝想要与阮籍结为亲家,让太子娶阮籍的女儿,阮籍当然知道与帝王家联姻不啻是羊入虎口,于是“醉六十日,不得言而止”———每天喝得醉醺醺的,求亲的人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一连拖了两个月,这事儿自然也就黄了。至于那个嫉妒嵇康才华、进谗言令嵇康被斩于东市的钟会,自然也不会放过阮籍;他几次打着询问时事的旗号来找阮籍说话的错处,好去搬弄是非,然而阮籍早看透了他的居心,每次钟会来就先喝得不省人事,对方自然只能空手而返,阮籍也就能“以酣醉获免”。


                              在生活中,阮籍是一个不拘礼法的人,虽然不至于像刘伶那样喝了酒在屋子里裸奔,但他的行为在当时那种过于拘泥于“仪式感”的社会看来,未免常常令人感到不合理。譬如当时居丧必须身着孝衣哀哀哭泣,而阮籍则照常饮酒吃肉,就算客人来了也是“散发箕踞,醉而直视”。但他并非没有情感,正相反,他有过于强烈的情感,只是放在内心深处,母亲去世,他虽然没有像寻常孝子那样哭给客人看,但却“吐血数升,毁瘠骨立,殆致灭性”———他的痛苦是沉默而深重的。像男女授受不亲这样的事情,阮籍更是毫不在意的,他自言说:“礼岂为我设邪”,礼教这种东西,对于阮籍这样聪明而又真诚的灵魂而言,本质上不过是一层无聊的遮羞布罢了。


                              (下)

                              临觞多哀楚,思我故时人。对酒不能言,凄怆怀酸辛。

                              ———阮籍《咏怀》


                              阮籍的性格中有高远、旷达的一面,又有任性、不羁的一面,喜怒不形于色,文才受人称颂,有《咏怀》诗存世。他高傲,话不投机之人便冷眼相待。阮籍也并不是像有些自诩清高之人一样坚决不做官:有段时间步兵校尉缺人充任,他听说那里后厨有藏酒“数百斛”,于是便毛遂自荐去做那个小官,并且在饮酒之余将事务处理得非常好。


                              但阮籍的才华与门第,却令他不可能简简单单地做一个小小的步兵校尉。当时司马氏胁迫魏元帝退位,让出象征国家权力的“九锡”,并且需要一个“公卿劝进”的仪式,于是令阮籍写帝王禅位的文书。这样重要的事情,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阮籍居然“沈醉忘作”,等到使者来拿文章的时候,只见“籍方据案醉眠”,还在睡着呢。使者催促阮籍写文章,他拿过笔来随手书写,一字不改,写出来的文章便“辞甚清壮,为时所重”。要知道,这可是一篇为篡位者所作的文章,无论怎么写似乎都逃不掉恶名,而阮籍却能写得既令晋文帝满意,又令天下世人称赞,足见其才华之高,已经到了可以收放自如的境地:对于他而言,做官或者不做官、写文章或者不写文章,都只是“愿不愿意”的事情,而不是“能不能完成”的事情。


                              竹林七贤中,阮咸是阮籍的侄子。阮咸没有留下多少诗文,但他精通律令,擅弹琵琶,有一种琵琶便以阮咸命名。《世说新语》中说“诸阮皆能饮酒”,大约是阮籍一族人酒量都不错。不过阮咸与阮籍相比,治世之心淡薄而放纵之情更甚。比起阮籍的穷途之哭,阮咸从根本上便不在乎仕途之事,虽然山涛曾举荐他为官,但晋武帝认为阮咸“耽酒浮虚”,并没有委以重任。


                              晋武帝认为阮咸“耽酒浮虚”,还真不是偏见。阮咸平日交游的朋友,有王澄、胡毋辅之等人,都是出了名的不拘小节。据说这些人都是“以任放为达,至于醉狂裸体,不以为非”,喝多了便赤身裸体,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形象。《世说新语》里说阮咸和朋友聚会饮酒,不拿杯盏,拿大瓮盛酒,几个人围坐在瓮边,直接拿瓢纵饮。一次有一群猪不知从哪里跑出来,闻到酒香,也来饮酒;猪嘴泥泞,一进酒坛,酒当然就被污染了。但是阮咸毫不在意地把酒瓮上面漂着的猪食渣滓撇掉,剩下的酒大家继续痛饮。与猪共饮也无可无不可的态度,可以说已经超出了“潇洒”的范围,近乎彻底地放纵无度了。世人都说阮咸很像阮籍,但阮籍对阮咸的行为实际上并不那么赞许;当然也许他对自己的行为也充满着矛盾与疑惑。所以当阮籍的儿子逐渐长大、越来越像阮咸那样放达的时候,阮籍则“弗之许”———作为一家之长,阮籍对晚辈的教育还是倾向于不能放纵无度的。


                              那位曾经举荐阮咸的山涛山巨源,正是嵇康的好友。山涛年轻时常与嵇康、阮籍等人在山林中清游,后来却出仕辅佐了司马氏,甚至向司马氏举荐原先交游的好友,这便有了嵇康愤然写下《与山巨源绝交书》的故事。为司马氏出谋划策是否是衡量一个人贤德与否的标准,这只能说是一个见仁见智的说法,但山涛本人始终秉持中正的人品态度,因此嵇康虽然因拒绝做官而写信与他绝交,但在被处斩前却只放心将年幼的儿子托付给山涛抚养;而山涛也的确没有辜负他的托付。


                              在竹林七贤中,山涛的饮酒是最有自制力的,他清正孤高,但并不像其他名士一样行为放诞不拘。《晋书》中说他“饮酒至八斗方醉”,酒量应当是不小的。不过酒量大并不出奇,奇特的是山涛每次饮酒,都会恰好在八斗的时候停下来,也就是每次饮酒都正好控制住分量,从不至于酩酊大醉。晋武帝听说了山涛饮酒止于八斗的说法,觉得很好奇,于是请他赴宴饮酒,说是上八斗酒,但又命人暗地里多添一些。山涛坐下来饮酒,恰好喝到八斗的时候,杯中还有酒便也不喝了。后来山涛一直被晋武帝委任重要的职位,直到七八十岁时数次想要隐退而不可得,最终位列三司,这不得不说与他精准自持的自控力有很大的关系。山涛气度恢弘,格局庞大,识人荐人眼光独到,平衡之术炉火纯青,硬是在“无常”的魏晋走出了“有常”的通天大道。


                              向秀在竹林七贤中,名声没有其他几位那么响亮,他性好老庄,为人平和,很少有刘伶、阮咸这样特别出格的行为,自然也就少了几分后人可以言说的故事。向秀家与嵇康家靠得很近,嵇康因为不愿为官,所以平日靠打铁为生;而向秀则与另一位朋友吕安一起灌溉田园、自耕自种,“收其余利,以供酒食之费”。向秀和嵇康虽然经常同游,意见却时常不一致,譬如嵇康写了一篇《养生论》,教人如何怡情养性、调理饮食,于是向秀就写了一篇《难嵇叔夜养生论》来反驳他。


                              在向秀看来,人的天命自有定数,如果放弃生活的乐趣去符合“养生”的道理,实际上是浪费了生活本身。《晋书》中说嵇康被杀之后,向秀不再隐逸、出山为官,晋文帝问他:“你不是素来有隐逸的志向吗,为什么会出仕呢?”向秀回答说他并无意模仿许由这样的隐士,于是晋文帝很高兴,让他做了散骑侍郎。


                              至于王戎这个人,他生性勇敢聪明,却又吝啬到了极致,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人。阮籍很喜欢王戎,大约是因为王戎很聪明,同他聊天就很愉快。王戎曾经给过钟会“为而不恃”的建议,又曾经为司马繇提醒过做事情前要深思熟虑,事实证明他的建议很对,只可惜钟会与司马繇都没有听从。不过王戎不是阮籍那种会穷途而哭的人,倘若他给的建议别人不听,他也不会在意;面对政局的混乱,他也乐得随波逐流,并没有所谓文人的傲气与风骨。很多人好奇阮籍怎么会看重这样一个汲汲于利益而缺乏名士风度的人,甚至认为与阮籍的交游是王戎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而附会的,但这样的猜测并没有什么凭据。不过也许正因为王戎太过聪明,所以他已经预知到这个乱世根本不可能靠人力来扭转,为之痛苦或者愤怒都是毫无意义的事情,所以他索性活得怡然自得,也不管什么清名与否。


                              竹林七贤虽然交游一时,但实际上却有着各自不同的性格,故而也逐渐形成截然不同的命运轨迹。嵇康潇洒巍峨却不善饮,四十而被斩于东市;刘伶、阮籍佯狂疯癫,醉饮无度,年至七八十而寿终正寝;阮咸无意仕途,纵情声乐、饮酒无度,只留下弹了一手好琵琶的名声;向秀、王戎出仕为官,也都在东晋的政治风波中各自沉浮;山涛像个“儒生”一样获得入世之功名。竹林七贤相聚饮酒清谈的往事,也成为文人笔记小说中茶余饭后的闲谈故事,成了墓砖壁画上的古老图样,成了魏晋乱世之中“惟有饮者留其名”的遥远传说。
                              1条评分鲜币+5
                              清水小墨 鲜币 +5 合格至正规版,感谢分享,继续努力! 03-20
                              【版主招聘】新鲜中文网版主招聘专帖福利多多
                               

                              靠谱的棋牌---首页_Welcome 蓝洞棋牌官网送3金币---首页_Welcome 聚友棋牌官网下载安装-首页 有什么好玩棋牌游戏-Welcome 92水浒传棋牌游戏官网---首页_欢迎您